MY-爱好分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帮助 活动 discuz
查看: 59|回复: 0

权力如酒,人人都是嗜饮者[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0 09: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权力如酒,人人都是嗜饮者

文/李兴文
昨夜的酒还在我的大脑里作乱。身体的哪一部分都不愿意接近书本和笔;情欲胀满,仿佛一头春天的雄狮。这段时光很难打发,但除非我的身边出现一个女人。

事实上,我的身边本有很多女人,不过她们一个个都无法成为与我形成满足情欲的另一部分。她们只是在借以谋生的地方扎成堆,共享她们都感兴趣的各种资讯,因而,她们实际上与我这个谨言慎行者依然相距很远。她们自己,形式上一直都在一起谈笑风生,但因为她们都是优秀的讲述者而不是完美的聆听者,所以,实际上,她们彼此相距也很遥远。把她们能够连接起来的,无非是那些只有人认真说而没有人仔细听的各种话题,无非是抱怨工作的简单重复所致的劳累和无聊,无非是孩子们的成长过程让她们很不省心,以及她们的夫君在家庭生活中表现出来的复杂多变的戏剧性。至于新买的衣裳和新近的出游,就更不用说了。我了解她们。

我醉后的日子总过得像近午时候打鸣的鸡,或者要为自己打破沉闷,或者虽然隔着笼子,但还想和其他地方无法看见的另一些笼中鸡取得一些联系;总归还是想满足一下情欲,毕竟,动物与人,在百无聊赖的时候,唯有情欲才能够让情欲胀满者振奋——情欲最需要得到满足的时候又到了,但我赶上的正好是无法满足情欲的时候,正好处在无法满足情欲的地方。我只好忍耐着体内奔突的冲动,现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我自己都觉得太像一个正人君子!此刻的无聊与沉闷也像艰涩难懂的一本书,不甘心放弃,但重新拿起书本的时候,也重新拿起了质地未变的无聊和沉闷。

若能满足一回情欲就好了!
当然,奢望带给人的实际困境通常都是心中无底——没有可为发泄的对象,任何冲动最终必须平静下去。满足情欲的过程总是从盛极一时滑向全面没落,但这种事情的最大好处是,一个让自己浴火难熄的人终于变得无关紧要,就像抓人者和被抓者,抓人者一旦放手,两个人都获得了自由,可以各奔前程各行其趣。情欲满足之后,疲惫不堪,但还得捡拾起新的沉闷和无聊;虽然还是沉闷和无聊,但毕竟是新的。十分淡薄的新意总能让人自觉地投身其中。情欲的重压被释放以后,肉体空乏,灵魂安静,却也是最大程度不出差错的时候。

欲望胀满的时候,紧张取代了担忧和郁愤,感性上升到统治地位,理性开始接受残酷奴役,人终于回到动物时代。满足情欲和慰藉饥渴具有同等重大的意义。当感性的需求得到全面满足的时候,人才有返身理性的可能。因为感性的刚需屡屡受挫,人才需要理性为自己实现挽救和平衡,所以,哪怕人已经处于高度的理性状态,也不会忘记感性需求的急迫性对自己生命造成的种种威胁。威胁所致的恐惧又会让人忽略理性在人的自我管理上的可靠性,而给必将出现的感性需求的迫切性留有放纵的余地。这种预留以理性折扣为代价;理性作为是相对的,是游移飘忽的,感性作为是绝对的,是不可动摇的。对个人来说,当他处于既无生理需求又无精神需求两方面的压迫之中,也就是既没有精神上的紧张与恐惧,又没有生理层面迫切需要的时候,他可以以思考问题的方式让自己处于理性状态,他也可以以想象满足让自己进入感性状态。假定某个特殊环境中,有一些很好的书籍,还有一个唯一的异性,事实上,人都会让自己放弃前者而偏向后者,会放下书本放弃思考,而与那个异性喝酒,聊天,甚而进入情爱状态。人很容易被自己的感性力量所俘获,并以放弃理性选择为代价。

这就很容易让人想到,一个人可以不学武术,但他完全能够活得好好的,因为他总能抓住每一个享受物质生活的大好机会。他在满足感性需求上的成功,让原本可以使人变得高贵的理性显得自惭形秽可有可无。人总会输给自己感性的最常见形式就是攫取权力。表面上看,权力代表着一定程度的理性,毕竟,行使权力的过程必须有理性的加入或在场。但实际上,权力就是欲望的最高表现形式,并且,无论这种欲望里面掺杂着多大成分的理性,但这理性已经处于为满足欲望服务的次要地位,理性只是权力的附庸。有时候,这种理性必须受到欲望的奴役,而让一个人表现出最高程度的作恶,比如独揽权力和滥用权力。

与权力作为欲望的最高表现形式相反的情况是,思考是理性的动态形式。虽然理性和感性一并指向人的欲望,但感性欲望更加贴近物质,理性欲望更加贴近精神;两种力量保持平衡的人会安静而有序地生活。偏向理性欲望的人,因其不看重物质对肉体的满足,在平静有序地生活的人看来,理性欲望强烈的人的生活简直不叫生活。偏向感性欲望的人热衷于创造物质财富。人的物质欲望不存在完全满足的状态,而为了获取更多的财富,它必须扩大自己的精神力量所产生的影响,结果却不是便于提升自己的理性力量,而是借此尽可能实现获取财富范围的最大化,而实现这种最大化的终极表现形式,就是获取权力。

一般而言,尽最大可能满足感性欲望是人的基本权利,也就是人的共性。孤独的时候需要亲人和朋友,寂寞的时候需要异性和爱情,以及饿了需要食物渴了需要水,天冷了需要衣服。人在满足感性欲望方面的权利是平等的。某些生命个体凭借自己物种的自然选择结果而成为捕食者或掠食者,只体现着自然法则的公平性与和谐性,其中并无道德可言。整个自然生态的丰富性本身就代表一种完整而和谐的公平原则:强食者种群分散数量稀少,弱肉族数量庞大种类繁多,它们以高生殖率支持本种群的延续,也给强食者提供食物。

在动物世界,人无权给这种现象强加以道德,或者说,人论自然只能以生态,而不能以道德。道德只是人类关于自我管理方式的一种设想,这种设想无法也不必延伸到动物身上,更不能要求于动物。

但是,某些人,在某些地方,非要把自然法则强行运用于人类社会,人为地在人类种群里,强行构建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这一现象完全可以归结为具有一定理性的人的创举,因为动物界里虽然也存在着同类相食的现象,当因其依然是本能行为,故而不在讨论之列。若论同类相食者们无知,简直是高抬他们了。事实上,他们物种属人,但他们的骨子里还保留着野生动物的大量野性基因,他们给更多的人筑起牢固且超大的有形的物质圈舍,也筑起严酷的无形的精神围栏,对所辖同类极尽奴役、掠食之能事,酿成动物界绝无仅有的自然伦理灾难!他们之所以成为强食者不是因为他们属于稀少种群的强力个体,而是因为他们依靠同一种群的群体合力,获取了最高统治权力,而掌有权力的目的又在于利用这种高度集中的权力掠食同类,因而,他们的残忍性远远超过野生动物。绝大多数野生动物是不会同类相食的,自然选择的结果,使它们通过辨别气味识别形貌而产生厌恶性排拒,不相食。在自然界,强食者和弱肉族多不是同类,因此才构成食物链关系,这是动物生存行为表现出来的“底线”,但这依然不属于人类设想的道德。人类社会同类相食的惨剧发生很早了,但他们掠食同类不是利用尖牙利爪,而是利用他们所掌握的权力。他们制定不公平规则,抢占最丰饶的资源,垄断生产,控制市场,依靠这些,他们很快变成“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当然是极少数人。他们是古罗马时代兽兽相斗或者人兽相斗惨剧的看客;他们是秦国虎狼之师中六国将士耳朵的验收者;他们是某个和平年代,饿殍远多于战争时期死亡人数的,深宫盛宴上的饕餮,他们是在故国土地上攫取了大量财富后,移居海外的“世界贵族”!更多尚未富起来的同类或者同族,为他们继续守护着大气浮霾、江河污染、土地中毒、资源枯竭的故土!同时,为越来越高昂的教育费、医疗费、养老费苦苦挣扎着!某片古老的土地上,还在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另一些咄咄怪事:文字在异变,语言在消失。

掌稳了权力,又“先富起来的”的“一部分人”,他们回收了更多人的生存权,并在地球上创造出一种奇观:以权力大小论等级,以财富多少论荣辱;高等级大荣耀的,以最底层无荣耀的为食物、为工具、为刀兵、为役使,他们也是最能够随心所欲满足各种欲望的特殊群落。为他们所奴役、所掠夺、所盘剥、所压榨的绝大多数,在欲望被严格限制的现实中,又被允诺以无限幸福的未来,并以此种虚拟的幸福遮拦当下真实但很有限且残缺的生活,他们被要求以牺牲当下为代价去成就美好的将来。或者,干脆,他们当下有限的幸福被权势语言无限放大,并被告诫学会珍惜,懂得知足。

更多人的欲望遭到温柔的压制,从而暴露出压制者反人类的本质。人生而平等,平等的要义之一是满足欲望权利的平等。人人有权饮食,人人有权男女,人人有权拒绝非我的力量对我人生权利的限制和干预,人人有权发挥自己的无用之用,人人有权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提升生存层次。但事实上,当人的这些基本权利被蚕食,被剥夺,然后由极少数人高度集中,更多人的生存权利只剩下一些遥远而空洞的期许,人的整体命运被推向虚无,人的现实生活失去方向和动力。

也许因为思考,也许因为酒意消散,理智与谦卑再次回到我的精神领域。

其实,就在我觉得非要满足一回情欲不可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曾经出现过一些强烈想法的。我曾想,假如我掌有权力,我想满足一回情欲的愿望就是不难实现的。因为我能够据权揽利,事实上我本就拥有大量利益资源,所以我完全可以据利揽色。总之,我可以出租权力为利益集团“保驾护航”换取私利。我也可以放纵权力惑乱体制冲决所有底线,甚至,假如我没有转弯抹角让权力变换面孔的耐心,我可以让权力耍横,我可以强夺强取,毕竟,高度集中的权力可以为所欲为而无所制约,一定会变成不可驯服的野兽而所向无敌。就拿满足个人情欲这件事来说,极端权力甚至不惜父夺子妻!在并无约束又极端放纵的权力那里,良知和底线实在不算什么。剥夺无数人的生存权利以满足少数人的穷奢极欲,在兼具兽性的人类身上,这些事情从未断绝,从来不乏其类,我又怎会独独例外呢?

欲望人人都有,恃权泄欲既是人性特征,又是无法完全抹去的兽性特征。权力如酒,人人都是嗜饮者。

这是个难题。

在权力之外,可以指摘权力,但一旦拥有权力,就不会考虑权力自身的危害性,而只考虑权力给人带来的无限作用。掌稳权力之后,主导掌权者意识的是依仗权力满足私欲。这究竟是人的宿命,还是权力的本质?

可是,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世界上确实也存在着驯化了的权力,而成功驯化权力的力量来自于并列权力之间的相互制衡,这种权力所主导的社会生态是文明生态。这完全可以类比于动物界:因为不同种类的强食者之间是相互制约的,所以动物世界才保持平衡的生态。这样一来,问题的答案似乎也就不难求得。世界上没有纯粹的权力,它总是与人的欲望关联在一起。但若任何一种权力为了满足欲望而膨胀到无视甚至颠覆所有制衡力,它就变成了极端权力,这种权力也就开始进入到它的野蛮时期——驯化权力的唯一路径就是产生权力驯化者,并让足够具有制衡力的驯化者相互制约,分解后的权力相互制约的同时,也会把权力运作的风险降到最低。

或者是所有人自愿把权利的一部分托付给一部分人代为行使,或者是一部分人利用特殊历史机遇强行夺取。两种方式分别是汇聚和收拢。单看权力产生的最后结果,都是所有人把自己权力的一部分转移给另一些人,但由于转移过程存在着被动和主动的区别,代行权力的性质就完全不同。自愿主动托付(是托付,而不是让渡或转让)一部分权力给个别人的过程是所有人与个别人签订契约的过程,强行夺取权力的过程是个别人剥夺所有人的全部权力并独占的过程;前一种权力可以持续行使,也可以由托付者收回而另托他人,是自由活动的权力。后一种权力不会,权力的产生没有前期契约,也没有后期义务,此种权力一经形成就很快固化;前一种权力性质可以标定为民主,后一种就可以标定为专制。前一种权力是相对权力,后一种权力是绝对权力。相对权力是经受驯化并被继续驯化的权力,绝对权力是持续膨胀且严重失控的权力。

权力具有两重属性,一重是作为权力实体的权力体制,一重是作为权力实体的标志符号;前者比如民主制或专制,后者比如权杖或领袖人物。民主体制中的相对权力结构,权力主体是托付者,权力符号是代行权力者;专制体制中的权力结构,权力的实体部分和符号部分合二为一集于一人之身。假定权力的实体和权力的符号分别代表社会生态结构的雌雄两体,民主体制的相对权力结构是雌雄异体,专制体制的绝对权力结构则是雌雄同体。如同绝对权力的产生不存在任何前期契约,它的行使过程也就没有后期限制,有时候表现为指向雌性的消极保守实质,有时候表现为指向雄性的激进偏颇形式。究竟应该表现为保守还是表现为激进,取决于权力掌握者满足欲望获取利益的具体环境和条件。当权力无法扩张的时候,绝对权力就对所有的统治对象表现权力的实质,当权力能够扩张的时候,绝对权力就对所有扩张目标展现权力的构成形式。具体表现为,四面楚歌的专独权力会对内实行更加残酷的压制和盘剥,高歌猛进的专独权力会对外扩延权力结构。

相对权力关涉文明社会,绝对权力关涉野蛮社会;前者指向人类理想的的未来,后者回退到人类的野生动物时代。

管理欲望和控制欲望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又一明显标志。控制权力和驯化权力是人类走向更高文明的关键举措,也是人类的基本义务。权力代表人类欲望的总和,若要其存在过程尽可能安全健康,人类必须跨过驯化权力的门槛,惟其如此,人类才能告别动物意义上的野蛮时代,而真正进入人类意义上的文明时代。

权力如酒,掌有者一旦痴迷,定会沉醉,定会制造难以预料的人性灾难。因此,严格限制权力嗜饮者的“酒量”,就成了人类共同的责任之一。

我的酒意完全消失,开始感到头脑清明体感舒适。我才想起,我于昨夜睡前的独饮严重过量,而原因则是每天晚上都要监督我的妻子,她昨夜入睡得太早了,没有及时阻止我。至于我想满足一回情欲的想法,一定程度上是酒精所致,至于我终于没有因酒乱性,又要感谢我较为强大的自我管理能力,尤其是我能够管理自己的欲望,始终让它们处于正常发育和有效克制的状态。类而推之,如果一些专独权力能够具备我这样的品质,某文明古国就不会有如许多的人间灾难了。

醉过,但并没有醉的恶果,是因为我的理智规避了所有恶果。
2019-5-7原创: 次中音联盟  次中音联盟

约会老朋友,结交新朋友。天下知青是一家;相互分享知青晚年丰富多彩的幸福生活!健康快乐每一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My-爱好分享 ( 京ICP备19017626号-1 )

GMT+8, 2020-6-7 10:55 , Processed in 0.05163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20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