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爱好分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帮助 活动 discuz
查看: 188|回复: 0

留在北大荒的血与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5 18: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金梅花 于 2009-6-3 17:52 编辑


     
留在北大荒的血与肉……

    开饭号吹响,全连照例食堂门口列队唱歌,指导员通知:明天东安卸煤。听到卸煤这个消息,队伍一下子燥动起来。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听说是到乌苏里江卸煤,大家的兴奋劲就别提了。到北大荒后,第一次到东安镇就是卸煤。
   到了江边感觉就是不一样。和之前在连队整天看见的一望无际的平原有很大的差别。但见清澈的江水缓缓地流淌,两岸的树林中掩映着一排排的房屋。倒也别有风情。陈旧的煤船早已等候在岸边,上面装满了粉煤。为了这次能到江边卸煤,我和排长李惠秘密商量好:准备下江去游泳!这不,把从上海带来的游泳衣都捎上了。
   每人领了一个帽披(戴上后有点像日本鬼子)和装煤的小麻袋后。卸煤工作就开始了,几个回合下来,大家的兴奋劲和话都没了,分不清男女和年龄,全都是黑乎乎的喘着粗气冒着汗,机械地在跳板和煤船之间穿梭。好容易捱到了吃午饭,我和李惠三下五除二地吃完饭,躲进密林中换上带来的游泳衣直奔江边而去……
   当我们畅游在清凉的江水里,一切疲劳都化成了泡影,清澈的江水荡涤了我们浑身的煤粉和污垢,(来北大荒后就没这么痛快地洗过澡!)真美滋滋地游着,不知谁大声叫着:“快回来!上岸干活啦!”我和李惠吓得赶紧往江边游来,由于心急上岸时不小心踩在一块大石头上,只觉得脚下一痛,抬脚一看只见左脚弓内侧一个大口子,像小孩嘴一样张着,殷红的鲜血正从口子里汩汩地流出。望着伤口我和李惠都傻眼了(由于游泳犯自由主义,所以还不能声张,但它肯定又不属工伤,下午这活怎么干?)。来不及多想,我从衣袋里掏出黑兮兮地手帕用力扎紧伤口,穿好农田鞋,一跛一拐地继续往返在跳板和煤船之间。就这样总算盼到天黑船空,我们顶着满天繁星疲惫地回到连队时,脱下那只农田鞋时,宿舍姐妹们都吓坏了,只见鲜血已将整只鞋染红,粘稠的血液把鞋浆得硬梆梆地,手帕和伤口也粘合在一起了,整整洗了一大盆的血水……
   以后的日子里,由于当时伤口流血太多和没有及时清创,伤口发炎了。但我还是带着伤一样下地干活。一个月转眼过去了,伤口还不见好,伤口周围的肉颜色也成了灰白色了,还时常发痒。连队卫生员小应子说:“看来要手术了,要不伤口不会好。”没别的办法,那就手术吧!为了怕切肤之痛,我让小应子多打点麻药,他倒是很痛快地多打了麻醉药,可能是药物作用,我一下子头晕目眩难受得要命,只见小应子拿出手术刀在摇曳的油灯光下(那天连队不知什么原因停电)开始割伤口坏死的肉。一刀一刀……我感觉到小应子手中的手术刀是那样的钝,不知割了多少刀,总算是把创口缝合好了,这回卫生员开了减轻工作的单子交连队,我就在伙房帮忙拾掇菜。一星期后拆线,伤口总算是愈合了!
   现在只要看到脚上伤疤时,就会想起那只鲜红的农田鞋硬硬地样子,还有卫生员药盘里切割下来的那一片片灰白色的肉……那时仗着年轻身体好,受了这么大的伤照样干活,所幸是没留下什么后遗症,要不这辈子就整个交给北大荒了!而不是在北大荒留下血与肉啦!……
留在北大荒的血与肉……
http://www.859e.org/bbs/forum.ph ... 7&fromuid=33650
(出处: 八五九e家园-论坛)

约会老朋友,结交新朋友。天下知青是一家;相互分享知青晚年丰富多彩的幸福生活!健康快乐每一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小黑屋|山人家园 ( 京ICP备19017626号-1 )

GMT+8, 2020-9-28 10:42 , Processed in 0.048295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20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