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爱好分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帮助 活动 discuz
查看: 144|回复: 0

《献给将来的回忆》(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5 18: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 五 章
        
    人的一生有许多的小秘密,有的小秘密不足挂齿,但却很有趣,也很可笑。 当一个人发现自己鬓发染霜,肢体再也不像从前那样灵活,眼睛也不向从前那样明亮时,青年时代便已经成为过去了。可是年轻的时候所经历过的人和事,却不会像过眼烟云,它会深深地印在人们的心里。我们已经不年青了,好像更喜欢怀旧了,每当想起年轻时的故事,总会有一种快乐和幸福涌上心头。            
                                   
                            1  特 殊 使 命
         
      那还是一九七零年的故事了,我们刚到兵团的第二年。有一天燕子从连部回来,将我和小曲、小丽、文文喊到窗外,神秘兮兮的告诉我们,连长交给我们一项特殊的任务“跟踪”。
      当燕子“跟踪”两字一落地,我们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跟踪谁……?小曲问:“是发现特务了吗?”,燕子回答:“不是”,我马上急切地问那肯定是出现坏人啦?燕子不耐烦地说道:“别问了,告诉你们多少遍了,怎么还不懂保密纪律,不该问的不要问,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到时候你们跟我执行任务就行了。”
         夜色来临了,满脑子雾水的我们跟随燕子,开始执行“跟踪”任务了。想到被燕子训斥过一顿的我们,不敢再多言多语了。夜幕中大家悄悄地溜出了宿舍,来到通往场院的那片小树林,我们潜伏了下来。
      这可不是一件好完成的任务,是一个很苦恼的差事。因为前几天刚刚下过雨,又赶上连阴天,天气还是显得阴沉沉的,小树林里很闷热,湿度又大,蚊虫自然也更多。由于执行的是神秘的“特殊任务”,几个小姑娘在努力的忍耐着,小曲不停地拍打着蚊虫,不小心声音弄得大了点,招来了燕子的白眼,吓得我呀连大气都不敢喘了。当时只有燕子一个人知道具体任务,而我们几个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我们兵团战士就是有一股子特殊的精神,那就是绝对的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执行党的命令绝不走样。不一会的功夫我就感到腰发酸腿发软,一不小心就瘫坐在水坑里,飕的一股凉气窜了上来,那可是浸透心脾地凉啊!就在这时讨厌的文文伸出手来在我的屁股上一划拉,捂住嘴巴捏鼻子拿腔的嘻说道:“唉呀!你怎么吓得尿裤了?……”哈哈!有人笑出了声,燕子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怒斥道你们能不能老实点,小芳就你事多……。我一来气,捅了文文一下,没成想这家伙有痒痒肉,一个前趴扑的一下就倒了水坑上。哈哈!哈哈!......,我们憋不住又大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小丽猛的将手指放在了嘴边----嘘……,大家的笑声嘎然而止。顺着小丽手指的方向,在昏暗的月光下我们瞧见从连队方向飘过一个人来,速度极快,吓得我们马上蹲了下来,一会的功夫这个人就晃晃悠悠来到了我们的近旁,高高的大个子,手中夹着一只香烟,他没有查觉到我们的存在,急匆匆地向场院飘去……。我们认识他,奇怪了,难道他就是我们“跟踪”的对象?我们直起了腰身刚要跟上去,燕子说:都不要动,再等一会。周围寂静极了,只有水塘的青蛙在鸣叫。一会又一个人影出现了,此人弯着腰,踱着细碎的小步蹑手蹑脚的向小树林走来。走近以后,我发现我们也认识她,好吗!我恍然大悟了,他和她,他们俩……。      
      当她走过去以后,燕子一挥手,我们猫着腰悄悄的跟了上去。她----将我们带到了场院,她----溜进了场院,而我们趴在了场院边上的排水沟里。我们谨慎地扒开场院周边的草帘子试探虚实,场院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瞧见高高的粮囤子一个挨着一个,我们拼命地一遍又一遍地向里张望,还是什么也看不见,这里的一切静悄悄啊!没意思,忒没意思了,起初我们奉燕子的命令轮番上阵,扒草帘子向里瞧,遍数一多,且无功的重复劳动,不烦才怪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趴在排水沟里的我们感觉到了寒冷,一阵冷风吹来,四周的杂草沙沙作响。
      我和文文紧紧地抱在一起,一个湿透了上身,一个湿透了下身,我们互相对视着打闹起来,而且是一发不可收了,几个人追逐嘻笑起来,把肩负的“跟踪”使命丢到九霄云外了。打够了闹过了,天也快亮了,燕子带领我们凯旋了。当我们回到宿舍的时候,我们发现那个“她”早已发出甜美的酣声了。
         我不知道当年燕子是如何向领导汇报“跟踪”的“特殊使命”是怎样完成的。我还想当年的他和她做梦也不会想到曾经有那么一群人,会如此的执行上级的特殊使命,“跟踪”过他们。
      
                    2  我们的拖拉机爬犁被丢在荒郊野外        
      
     在那特殊的年代里,我们也会为讲点小义气,而产生为他人保守秘密的勇气。自然也会很自觉地管住自己的嘴巴,况且当年小孙不希望别人知道,我们也就一直保守着这个小秘密了。今天把它拿出来抖一抖,见一见光,图个乐呵。
        好像是一九七三年的故事了,那年的冬天,很冷很冷,我们几个女知青跟拖拉机到地里拉豆秸。开拖拉机的天津知青小孙,是一位非常腼腆且胆量比较小的善良小伙。平时不大爱说话,我们每次与他一个班次作业时,都曾经有人试探与他开玩笑,遗憾的是都碰了一鼻子灰,好几次都被他羞答答躲了过去。小孙有的时候比我们女知青还要胆小,如果偶遇突发事件时,你就看他那夸张的表情吧,不知道的会以为他真的见到鬼了。一般的情况下,他总是老老实实的呆在拖拉机里,决不会轻易离开拖拉机半步,用他的话说,拖拉机犹如一辆坦克车,没有比它更安全的地方了。
      那天,天气不太好,天阴沉沉的,像一个大锅盖把大地严严实实地罩住了,天空中飘着雪花。就在我们快要把爬犁装满的时候,就见漆黑的野地里有好多双亮晶晶的眼睛向我们围拢过来,我们吓坏了大叫着:“快跑,狼来了……”然后我们一个个疯了般地向爬犁上攀爬上去,我们在垒得高高的爬犁上喊叫:“小孙,快走啊…..”
      小孙麻利地啪啪两下将拖拉机门紧紧地关上。由于过分紧张,拖拉机加了两次油门,都原地不动,好不容易启动了,拖拉机轰地一下子窜了出去。拖拉机在坑洼不平的田野里奔跑起来。也许是太紧张的缘故,跑着跑着,拖拉机偏离了正路,我们在爬犁上被颠得东倒西歪,老天爷好像也和我们故意作对,风裹夹着雪花向我们袭来,一会的功夫就形成了暴风雪。我们眼看着爬犁的印迹在大烟泡的作用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见天,不见地,一片对面不见人的茫茫雪雾……。
      突然间我们惊觉,拖拉机的吼声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开始我以为是风雪太大淹没了拖拉机的吼声,其实不是! 坏了!是拖拉机自己跑了,爬犁和我们被丢在了野地里,任凭我们喊破了喉咙,只一会的功夫拖拉机便消失在夜幕中。小孙他真的把我们丢在了刮着大烟泡的野地里,因为慌乱中,小孙偏离了路线,拖拉机跑到荒草甸子里,遍地都是林立的“大塔头”,拖拉机连接爬犁的销子很快被震掉了。
      当时我们是叫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姐妹们挤在一起,寒冷使我们不停地打哆嗦,确切地说恐惧感远远地超过了寒冷。我们不知道小孙究竟把我们丢在了哪里?大家环顾四周,根本不知道东南西北究竟在哪个方向。有人建议:“我们下去吧,找一找回连队的路……”多数人反对:“雪太大,你知道连队在哪个方向……?”。最后我们决定就呆在爬犁上不动,因为这是最聪明最明智的办法。第一安全,野兽吃不到我们,我们不想喂野狼。第二,爬犁上的豆秸还可以取暖,我们不至于被冻死,最后我们只有耐心等待救援了。
      在兵团打发时间的好办法有的是,你可以鬼哭狼嚎地放声高歌,你可以连蒙带骗的讲故事,还可以人为的设计悲剧,然后让自己沉浸在悲痛中,大肆宣泄一番。雪越下越大,唱累了,讲够了,还是没有人来找我们,时间过得好慢好慢,当时我感到好悲哀,为什么没有人来找我们呢?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长时间,我们终于发现了亮光,远远地一闪一闪的,一会向东一会向西,一会又什么也看不见了。我们站在爬犁上拼命地呼救,讨厌的大烟泡呼啸着,疯狂的野狼嚎叫着,好像都在和我们比试高低。
      小孙还算很聪明,在找了几个小时以后,还没有找到我们的情况下,他想起了一个好办法,就是将拖拉机熄火,然后爬到拖拉机的棚顶,摘掉帽子竖起耳朵仔细听,他说你们肯定会喊叫。别说这个办法还真灵,他还真的找到了我们。本来我们说好了见到小孙一定要打骂他一顿,可当他光着脑袋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大家默默地注视一脸愧疚的他,我们心软了。那些斑斑驳驳的冻伤和快要冻掉的双耳,只有他知道,为了这一切,他付出了多大的痛苦和代价,我们没有理由不饶恕他。
      后来才知道,他跑回连队后才发现爬犁和我们都不见了。小孙怕连里知道,根本没敢告诉任何人,而是拿起备用的销子后,回去找我们,他下定决心,就是搭上一条命也要找到我们,这对胆小的他可真是不易啊!他做到了。小孙对我们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告诉连长和指导员,更不要让其他战友知道,用他的话说:“忒丢人…..”我们几个女知青很够意思,大家统一口径,就说拖拉机坏了,谁也没有将此事泄漏出去。
      这个小秘密在我看来不只是一件可笑的事,而是一个快乐的回忆。享受因回忆而带来的乐趣,给我们的晚年生活带来了欢乐和笑声。我们只要心灵不老,只要思想年轻,青春就不会离我们远去…
                 
                        3    逼急了我也敢跑

      说起来您都不相信,到兵团快七年了,我因种种原因,没能赶上在家过个年。只记得第一年探亲是因父亲手术,连队(在十连的时候)特准了我一次事假,后来事假自然就抵消了两年一次的探亲假。再后来到新建点,又响应连队党支部的号召,在兵团过革命化的春节,狂热的我们纷纷放弃了当年的探亲假。
      有一年远在萝北军川农场的哥哥和姐姐来信,那年他们俩好不容易请下假来,想和分别多年的妹妹见一次面,哥哥让我一定好好和领导请假,我们好一同回家过年。
         拿着哥哥的来信,我找指导员请假,得到的答复是不准,原因是请假的人太多,而且人家都有“父、母病重的加急电报”听了指导员的话后,我的心都凉透了。嘿!多么“尖刻”的理由啊!我该怎么办?离开连部的时候,我气恼极了,鬼知道别人的父、母亲是真病还是假病,我知道当年假电报多的是,可我的父母亲就是打死他们,也绝对不会拍出假的电报来的。老天爷呀!你怎么这么不公平啊!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越想越难过,我呆呆地躲在角落里掉眼泪。
         修排长倔强的山东媳妇小修姐看我整天哭哭啼啼就说:哭什么哭,如果实在想回去,有胆你就跑。一句话吓了我一大跳,我瞪着惊恐的眼睛问:跑?怎么跑?往哪跑?小修姐笑着说:笨蛋!往家跑啊。一句话点醒了我,对呀,我长着两条腿,可以跑啊。但是真正想到要跑的时候,我又像泄了气的皮球,要知道那个年代,没有假条,想跑回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兵团不光有铁的纪律,而且还有强有力的堵截措施,想跑出去谈何容易啊!
         我绝望到了顶点,老司务长看我整天闷闷不乐愁眉苦脸,就说要不然你再去找指导员好好地谈一谈,态度一定要诚恳,把你的特殊情况和指导员说清楚,看在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回家过年的份上,也许他会开恩……,我决定再试一次,便硬着头皮去求指导员。
          当我又一次窜到连部,见到指导员以后,指导员一句话也没说,真的,他什么也没说,因为他不用说了,那张拉的老长老长的脸,已经说明了一切……。我的心都碎了,溜到嘴边的话还没来得及吐出来,我已经哭的快背过气了。
         我跑回宿舍,泪水就像被鞭子赶了似的,想止都止不住。我大声哭喊道:我要回家、我一定回家!不准假我也要回家!
看着伤心欲绝的我,老司务长心痛地说:可不敢跑啊!你更不能跑,犯错误的事情不能做啊!我们再想想办法。我继续哭喊道:没办法,什么办法都没有了,我爸我妈根本不会说谎,没有假电报,我怎么回家……。再说了,现在就是来了假电报,指导员也不会相信的。我快要疯了,在心里大叫道:我只有跑了!要跑!一定要跑!!!
         老司务长那几天,天天看着我,生怕我跑掉。看着快疯了的我,他老人家很着急。满是老茧的手,颤颤悠悠地抚摸着我的头,眼里噙满了浑浊的泪水,怅然凝望着天上的灰云,过了许久才凄然苦笑道:讲理也要看世道,人在落难的时候是无理可讲的。要不然你去团部医院看病,碰碰运气,瞧瞧你手腕上的伤,如果遇到一个好心肠的医生,求求人家,弄一个转院的证明,下面的问题不就好解决了嘛,何必非跑不可呢。”
        由于长时间超强度的劳累,我的手腕和很多的兵团战友一样,患上了严重的腱鞘炎,手腕经常肿的高高的,严重的时候手无法握住东西。对呀!我如获至宝,是该到团部医院好好看一下了,我要去团部医院碰碰运气啦。
       第二天我顺利地拿着到了卫生员开的介绍信,那天连队马车和蹦蹦车都没有任务去团部,我不能再等了,我要徒步几十里地到团部医院去。反正这样的路我曾经走过几回了,也不差这一趟了。老司务长从自己家给我准备了两个馒头和一个军用水壶,并交给我一个铁锨把,我上路了。
      一路上我反复的揣摸着,怎样说才能感动医生呢?我想好了很多很多的词,并不停地在演练着,一会儿我阵阵有词,一会儿我可怜兮兮,一会儿我大放悲声,一会儿我仰天大笑。我一路走、一路哭述着,反正大路通天,只有我自己,演好演坏,无人知无人晓,丑陋到了极点的我表演到兴头时,挥舞着铁锨把像猴子似的上窜下跳,我估计如果有人瞧见我的样子肯定以为遇见疯子了。我深信我的表演足以打动团部的医生们了,我信心十足。
         可遗憾的是我的运气并不佳,我遇到了一位相当、相当的讲原则的男大夫,根本不屑我的愚蠢“表演”,他见过忒多的“表演者”,我那一套小把戏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他给我开了一张休息一周的病假条和药品,就把我打发了,在他看来他可怜我,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
        绝望的我灰溜溜地站在医院的门前发呆,拿不到转院的证明,想回家的梦又一次的破灭了,当时我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又渴、又累、又绝望的我瘫坐在团部医院门前久久不肯离去,天哪!我该怎么办啊……!
      别说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还真的有眼,就在我彻底绝望的时候,突然被一双手蒙住了双眼,我用尽力气掰开了她,回头一看,好啊,这不是我在团部医院工作的同学大梅吗。别提我该有多高兴了,我印象中这家伙好像是到佳木斯医学院进修了,看来是回来了,大梅问我干什么来了,我一下子如同捞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把抱住她,我急切地说:大梅求求你了快帮帮我,我要回家,如果你不帮助我,今天我就死在你面前……。
      大梅说:“你疯了,真的疯了……”,在大梅的帮助下,我拿到了转师部医院的证明。连夜我就疯疯癫癫一路狂奔,还好遇到了一辆到九连送货的车,我爬了上去,到了九连已经很晚了,我根本没想在九连停留,一个人又踏上了回连队的小路。天漆黑一片,可是回家的喜悦冲淡了一切,我这个胆小鬼,也不知道哪来了那么大的胆。当我一个人踏上了九连通往三十四连的小路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一路狂奔的我,迷路了!当我走进野地的时候,就偏离了回连队的方向,恐怖即可布满我的全身,我环顾四周,漆黑一片,耳边传来怪异的鸟鸣和野草的沙沙作响声,深一脚浅一脚跋涉在荒地里我,欲哭无泪,为了给自己壮胆,我挥舞着司务长临行前交给我的铁锨把,疯狂地喊叫着,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远,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反正我不停地叫、不停地走。东方慢慢吐出了鱼肚白色,我远远地看见了连队的小草房,幸运得很,我偏离连队的方向并不太远。
      天大亮时我顺利地赶回连队,这回谁也别想拦住我了,顾不上许多了,我带着满身的疲惫,脏兮兮的跑到了连部。看着我手中的转院证明,指导员瞪着疑惑的眼睛,一板一眼的对我说:“你可以去师部医院看病,给你一周的假期足够了,看完病后马上回来……”。
       当时我真的害怕指导员会派卫生员陪我去师部医院看病,那我逃跑的计划会泡汤的。所以我什么也没敢带,一个黄色的小书包里装上几个馒头,带上我一直舍不得穿的棉皮靴,我走了!
      临走的时候老司务长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要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啊,快去快回啊……。望着老司务长凝重的脸, 从他那深情的眼神里,我读懂了他老人家的心。
       一路上因为有团部医院的转院证明,我顺利地抵达师部,到了师部我就像脱缰的野马,登上了去福利屯的大客车,我早已想好了应付检查的理由,那就是,拿着团部医院的证明骗,就说师部医院同意我去兵团医院看病……别说这一招还真灵,我成功了。
         连领导眼中听话的团支部副书记,不但工作上带头,逃跑也不示弱啊!而且一跑就是指导员规定五天病假的七个倍数。大家只知道我看病去了,详情没有人知晓,指导员和连长后来知道我跑了,也没法整治我了!老司务长在给我的信中说,在连长和老司务长的努力下,指导员才没有坚持给我处分,不然的话,我就会背上一个逃跑的罪名,而且它还会毫不客气地载入你的个人档案中。

                       4   一双棉皮靴的故事
        
      年前写信已经告诉家中,今年连队又不准假,我不能回家过年了。我的突然到来,使年迈的父母不知所措,顿时家中如同爆炸了一枚炸弹,兴奋与惊讶中,小弟抱住我,放声大哭,口中还在念叨着:二姐回来了!二姐不走啦!再也不走了。听了小弟的话我泪如泉涌,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我轻轻地推开泪流满面的小弟,扑到母亲的怀抱中,我放声地大哭起来,恨不得把一生的眼泪都流尽,我想不回去了,可不回去指导员饶得了我吗!
      我回家的背包很简单,因为怕检查站发现我逃跑,吓得我什么也没敢带,背包里只有一双从来没有穿过的崭新的棉皮靴。当大家见到这双棉皮靴时,顿时目瞪口呆! 为什么没有穿……。     
        提起这双棉皮靴,它还有一段感人的故事,说起来那还是多年以前的故事了,可它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记得那还是我去兵团的第二年的冬天,我给家中去信,让妈妈帮我做一双棉袜,在信里我告诉妈妈兵团发的棉胶鞋不保暖,我的脚冻了,每天脚好像被猫咬了一样,很痛很痛……。
         当年自称是“小男子汉”的十四岁的弟弟手捧姐姐的来信,哭成了泪人。懂事的弟弟深知家中经济的拮据,小小年纪的他,做出了一件至今让姐姐一想起来就唏嘘不已的事。他要去挣钱,为姐姐买一双保暖的棉皮靴,不要姐姐的脚像猫咬一样的痛。
      我想老一辈的东北人可能对“拉小套”,“搭钩”不陌生吧,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是咋回事,就是人力车或牲口拉的运输车,在负载过重,爬坡困难时需要人来助力时,车主会雇佣“拉小套”的帮忙,拉上一个上坡少则五分,多则一角。
       当年我的“小男子汉”弟弟放学以后,背着父母偷偷跑到离我家不远的煤厂那个上坡。每天冒着酷暑和严寒,幼小的身躯,一趟又一趟往返在近三百米长的坡上,因为弟弟小,力气有限,每拉一趟,小弟都努力将瘦弱的身躯拼命向下弯曲,汗水湿透了衣衫,瘦弱的肩头被绳索勒出了一道道血印子,稚嫩的小脸常常抹的像花脸小猫。 面对神秘的小弟,妈妈以为他和同学玩耍,误了回家的时间。有时候也会遭到妈妈的盘问和责备,小弟都会巧妙地哄骗妈妈,直到妈妈在我给家中的信中,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有一次一个车主问小弟:“臭小子,是不是嘴馋了,想混钱买冰棍吃啊?”。当他得知小弟是要为在北大荒的姐姐存钱买鞋,车老板的眼中浸满了泪水。小弟说那天车老板给了他五角钱。
          终于有一天我的“小男子汉”弟弟,硬是五分,一角的攒足了钱,为远在北大荒的姐姐买了一双棉皮靴,弟弟在信中告诉姐姐:“姐姐,你穿上小弟买的靴子一定不会再冻脚了……”。远在北大荒的姐姐,捧着这双弟弟用血和汗换来的皮靴,我不能穿,确切地说舍不得穿啊!我将棉皮靴包起来放在了衣箱里,想家的时候拿出来瞧一瞧、看一看,感受如何可想而知了!
        走过那些岁月,人们经历了很多的波折,有的时候,也会面对人情冷淡,世事沧桑,每当我感觉委屈和伤心的时候,总会想到我有弟弟这样的亲人,慢慢发现,“亲情”是多么的感人和伟大。不足挂齿的小故事时时拿出来晾晒晾晒,在你接受过多次风吹雨淋的洗礼后,蓦然回首你会发现它的好,有了它,人生的大餐才更加浓香醇美,原来拥有过就是一种幸福。

                      5    食堂的大墙塌了     
        
       那是一九七四年的秋季,我还在食堂炊事班工作。有一天的晚上,我和返乡知青清儿上夜班,为机务排的战友做夜班饭。午夜时分我们听到拖拉机的吼声越来越近,便知道机务排的战友回来吃饭了,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烙饼,否则会误事。
         忙乱中突然间我们被呼隆的一声闷响,吓了一大跳。紧接着哗啦一下子,一股灰尘向我们的窗前盖了过来。我以为是地震了,便拉起清儿向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喊: “快跑啊,不好了,地震了……”。我的惊叫惊醒了睡梦中的上海知青大个子小娟,只见她一骨碌爬起来,抱起被褥就向门外跑去,口中还不停地嚷道:“快点,把馒头都抢出来……。”我们一趟又一趟的往返食堂,一会的功夫就搬出了两筐馒头和好几袋面粉,力大无比的小娟还把油桶滚了出来。但我们很快发现不对了,因为四周静极了,根本没有任何地震的迹象,一场虚惊。
      这时候惊魂未定的清儿指着房山墙让我看,这一看可不得了,整个房山墙全部塌了下来。就在我们纳闷的时候,开拖拉机的上海知青小江从拖拉机上跳了下来。他慌慌张张、哆哆嗦嗦地跑到我们面前,对我们连连作揖说:“对不起,对不起了,是我不小心倒车的时候倒大劲了,把食堂的墙撞了一个大窟窿”。看着惊魂未定的小江,再看看脸上布满了灰尘,手上和衣服上全是油污的小娟。我和清儿抱在一起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笑出来了。清儿说:“瞧你还是不是个男子汉了,我看你吓的都快尿裤子了吧!”,小江面如土色,结结巴巴的对我们说:这几天连领导本来就看他不顺眼,要是知道他又把墙撞倒了,非得把他从机务排的队伍清理出去不可,小江双手作揖,一个劲地向我们讨饶。看着尴尬的小江杵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我们忙安慰道,别怕我们大家商量一下再说。小江站在那儿急得团团转,焦急地等待我们的判决!      
       我知道小江的话是真的,当年的知青们是领导手中的玩物,你稍不留意就会受到在别人看来近乎灭顶的打击,而你没有丝毫的反击能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只是轻飘飘地说上几句话,就注定了你的惨不忍睹。我们这些尘土一样卑微的知青战友们真的很脆弱、很脆弱,看他那可怜相,你会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举一瓢浊水,给了即将干枯的小树,是善事,泼向别人是恶事。这都是举手之劳的事情,我们怎能见到别人的苦难,而自己丝毫不想分担啊!要帮忙,一定要帮忙,谁让我们是战友呢!我们决定编个谎言骗领导一回。
       我们几人七嘴八舌的商量,就谎称墙是半夜自己倒塌了,可又觉得不太现实。赶巧那几天晚上狼在连队闹得挺凶的,也扒过我们食堂的大门,还把老司务长精心饲养的小猪吃掉了。小娟说:“咱们干脆就说是野狼把墙扒倒的”,清儿捧着肚子笑弯了腰,她说:“你家会有那么力大无比的狼啊!”小娟又说:“那就说是野猪拱的”,我说:“好像还没听说发现过野猪吧?”一时间我们还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重要的是先把拖拉机的印迹消灭掉。看着地上的馒头和豆油桶,我们来气了,冲着小江喊道:“别费话了,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快点帮我们把东西搬回去。”小江点头哈腰屁颠屁颠的忙了起来……。
        我们私下商量后,答应帮小江,不告发他,但是有条件的,此时的小江别说一个条件了,就是一百个条件他也会答应的。我们的条件很简单,就是我们可以不供出他来,但是如果轮到他打夜班的时候,我们不到地里去送夜班饭,他必须要把拖拉机开回连队自己来取饭,我们遵守诺言不告诉领导,小江遵守承诺每天晚上自己跑回连队来取夜班饭,交易就这样达成了。哈哈哈……,想当年还真的有点乘人之危的嫌疑呀!
      早晨孙连长和指导员都来了,面对倒塌的食堂,研究了一番,有人猜会不会有阶级敌人搞破坏,仔细检查又不像。还有人猜,会不会有人想偷东西,我们连忙说没有丢东西。当指导员问我们有没有发现异常时,我们装模作样的,头摇得像小鼓,好像什么也不知道。指导员摇了摇头说:“前几天连着下雨,可能土坯房受潮了,自然倒塌。”清儿和小陈连忙迎合道,对对是下雨浇的……。听了她们的话,我憋不住差点没笑出声来,我忙将脸转了过去,没想到被孙连长看到了,我真的害怕孙连长那双咄咄逼人洞穿一切的眼神。
        孙连长说害怕塌架的房子会压着我们,食堂没法住下去了,因为倒塌的是食堂的仓库间,中间是我们的宿舍,所以我们搬家了。这也就是我要解开当年食堂的墙是如何倒塌的又一个小秘密。
小芳的故事
小芳的故事 《献给将来的回忆》(三)
http://www.859e.org/bbs/forum.ph ... 5&fromuid=33650
(出处: 八五九e家园-论坛)

约会老朋友,结交新朋友。天下知青是一家;相互分享知青晚年丰富多彩的幸福生活!健康快乐每一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小黑屋|山人家园 ( 京ICP备19017626号-1 )

GMT+8, 2020-9-28 10:29 , Processed in 0.049001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20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