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爱好分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帮助 活动 discuz
查看: 171|回复: 0

动迁有运谁相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4 13:5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前言

这篇小说是今年动笔的第一篇作品,也是《动迁纪事》之一。创作时有泪点……今日《秋色文学》发表,重读一遍,仍有泪花……记得以前在纸媒上发表作品,总会赠刋赠报给挚友亲朋……现在方便多了,可以在第一时间,动动手指,便可让作品飞越蓝天白云,直达分享之人……这也是老有所思、所感、所悟之乐乎……一路行走,有你就好……让长长的且行,且慢慢说……相逢相识相知相伴……有你真好……
微信图片_20190524134843.jpg

动迁有运谁相问
诗体小说
戴長鑫


喜从天降谁有运?
喜从天降谁相问?
喜从天降为哪般?
喜从天降为那般?

这是一个要动迁的好消息!
这个消息可靠吗?
说心里话,
他希望是真的!
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
他又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
莫非他舎不得离开这个老房子……
你说对了,
老屋难舍难离啊……

这三层砖木结构的住房,
毕竟见证了三十五年的岁月沧桑变化……
毕竟见证了母亲和父亲的养育之恩啊……

很幸运。
真的很幸运。
这普育路上的三民坊……
97弄……
海潮苏北村……
真的要动迁了。

莫非这第一次动迁,
有什么故事与他有关?
莫非在动迁中,
有什么喜和悲令他终身难忘?

是的。
你猜得没错!
因为这第一次动迁,
对他来说,
他真的有运气……
他真的也有遗憾……
你是说……
你在想什么?
你想说什么?

你是怎么想的,
那你就慢慢的说好了。
你在担心什么呢?
你是怕会不会说不清楚?
你是怕会不会把经念歪了?

有道理。
好事多磨……
虽然,
这动迁是好事,
又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好事有时候,
也会引出不必要的辛酸泪来……

关键是,
有的人有感恩之心……
关键是,
有的人却与新房子擦肩而过……

当然,
有的人也许有运,
但没有这个福缘……
当然,
有的人也许有运,
而且还享受到了这个福利……
你别说,
这人世间的事,
还真的说不清呢……
也道不明呢……

那我提醒你,
你慢慢说,
那人和事,
原来是什么样的,
那你就什么样的说。
你千万不要说走样了……
你千万不要说假话噢……

好的。
你真好!
谢谢你的提醒!

对了。
还是想问你?
你是打算怎么开场呢?
你是想说……
你是想先说自己的事?
还是……
还是先说相关人的事?
难道这先说和后说有什么讲究吗?
好像有点儿区别。
那我觉得,
你还是先说自己比较好呀……

你让我想一想……
有道理!
再一次谢谢你的提醒!

俗话说得好:
只要身子正,
不怕影子歪。
你是觉得先说自己,
万一说错了,
也好及时纠正!
有道理。
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我就从自己要面对的,
那人生的第一次动迁说起吧。



那是1985年。
动迁的好消息,
终于传来了。
因为那海潮路地块要动迁,
已经传了好几年了。

他是幸运的。
真的。
他真的是很幸运的。

那是1986年2月,
他告别了从小居住的老弄堂……
他从普育路老家的三层砖木结构的老房子,
搬进了六十年代建造的新公房。
以前的老房子,
虽然是私有财产,
每年只要付很少的地价税。
但是没有卫生间,
没有煤气厨房间,
生活还是挺不方便的……

现在好了。
这个保屯路上的新公房,
虽然是租赁房,
但是卫生间有抽水马桶,
另外厨房间还有煤气灶……
以后又安装了煤气淋浴器,
于是基本上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从此就可以在卫生间洗澡了。

这真是喜从天降啊!
这是多么的幸运啊!
真的,
这是多么幸运的,
那第一次动迁之喜啊!



那么,
刚刚开始的时候,
那他为什么会希望这是假消息?
你说奇怪不奇怪!
莫非,
那时的动迁政策,
也有叫他很为难的情况吗?

难道他不希望动迁……
是不是动迁也有什么困扰的事情吗?
你说得没错!
他在想,
这一动迁……
事情还真不少呢……
你说说……
这动迁了,
家往哪里搬?
这个家搬到什么地方去好呢?

你想想……
女儿这么小?
接送挺不方便的……
再想想……
这一动迁,
什么事情都得重新考虑了。
有时候想想,
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

你说说,
你累不累呀……
你别说,
他还真的挺累的。

你说,
那么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他在思考中犹豫……
他在犹豫中思考……
这就不明白了。
莫非,
他又听到了什么消息吗?

这人啊人,
你担心着什么?
却偏偏又被你担心到了……
你说该如何是好呢?
莫非,
这次动迁要搬到很远的地方去?

传说要搬到浦东……
啊哟喂,
那浦东……
那浦东……
的确是太远了……
以前,
一过黄浦江,
那浦东就是郊区了……
这是其一。

那其二呢,
莫非他有什么病?
他不想远离市区的大医院?
这看病难,
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到是可以理解的!
万一……
万一突发什么病?
万一三长两短的?
你别说,
他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呢。
因为这是他,
第一次面对动迁……
所以他不得不多思多想……
他也是为了这个家噢!

唉!
他叹了一口气。
真不明白。
你怎么又叹气了呢。
你的意思是,
谁误解了你吗?
他笑了起来!
就是你误会了我。
是吗?
那你慢慢说。
我好像真的有误会了!

好的。
你听我继续把第一次动迁的事情,
继续说下去……



刚开始的时候,
关于如何办理动迁手续?
什么时候开始签约?
他既关心,
又想等着看什么机会到了再说……

因为他听到了一个坏消息?
这可不是以前的传言……
真的,
这不是以前的传言……
而是这次动迁,
将要在浦东的临时房过渡?
这太不方便了。

他的第一感觉告诉他,
这不是一般的不方便。
女儿才三岁半。
妻子的街道工厂要三班倒。
而他在报社编辑部工作,
经常要赶写稿子……
加班加点……

他是个聪明人。
他马上意识到,
他必须寻找一个什么途径,
来解决这个问题?
他想了又想,
就是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
怎么办啊?
真的急死人了!
他有点一筹莫展了。

当然,
他也知道,
这动迁安置……
这动迁补偿……
这动迁所发生的利益冲突……
只要工作不到位,
往往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来……

比如:
有的动迁户产生了家庭纠纷……
比如:
有的动迁户上访打官司……
比如:
有的动迁户走极端,
以跳楼自杀相威胁……
比如:
有的想不明白的人,
还真的走上了不归之路……

他在报社工作,
所以听到的动迁新闻比较多!
这是为什么呀?
千盼万盼终于盼来的动迁……
怎么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副作用呢?

虽然他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但是有一点,
他是清楚的,
也许在利益面前,
每个人会有每个人的想法……
也许在利益面前,
每个人会有每个人的目标……

总之,
面对突然而来的好运,
每个人的心态会发生不一样的负效应……
你说是不是呀……
这是很客观的分析噢!
也许在利益面前,
每个人的心态会发生不一样的未来憧憬……

那么,
在一个人的生存利益面前,
他又会作何选择呢?
那么他面对利益又会怎么办呢?
这是一道难题,
他也一直在心里默默的寻找着答案……

真是没有想到啊……
他仍在继续努力寻找答案……
而现在……
而此刻……
他也必须面对这个动迁的现实了。

然而,
谁知道呢,
就在他左右为难之时,
他的好运正在向他走来……
这也太巧了。
也许,
这就是一个人的运和福……

这是他的好运气呀!
他是多么地幸运啊!
他也太幸运了!
他多么幸运啊!
这幸运也来得太及时了。
就在他困惑的时候……

这一天。
突然,
有一个报社的同仁,
来到他的办公室告诉他……
于是,
他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哦……

他是幸运的。
他真的很幸运!
这个平时很要好的报社记者告诉他,
你可以主动找动迁组商量商量,
把你家里的实际困难……
实际情况……
以及你的真实想法讲出来……
看看动迁组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

他半信半疑。
这行吗?
他对记者朋友的话,
不是不相信,
而是担心万一提出来,
仍不能解决怎么办?

他和那个记者朋友是哥们,
无话不说,
有什么话都藏不住,
因为他们是好朋友。
看到他犹豫不决的样子,
那个记者附在他耳边耳语道:
这要看你的运气了。
一般来说,
动迁组都有合适的房源可置换。

你肯定吗?
你不相信我吗?
祝你喜从天降!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他太感谢报社的同仁了。
这么说吧,
这也要感谢他自己。

虽然,
他发表多篇小说后,
他是借调到报社,
当编务……
当记者……
但是,
他勤勤恳恳做事,
从不说三道四,
或者传播小道消息。

他为人处事,
不斤斤计较。
关键是,
有时候领导交办的难事,
他能一解了之。
当然啰,
他还挺谦虚低调做人,
所以他特别有人缘。

晚饭吃好后,
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妻。
妻子也高兴极了。
他们商量了一个小时。

他们预先想好了几个重要条件:
比如:
地段要在家附近。
比如:
最好要有煤卫。
比如:
住房面积约在15平方米左右。
其余的相机再说。

然后明天,
又正好是休息日。
他再去找动迁组工作人员,
到家来商量商量。

果然不出所料。
第二天,
那两个动迁组工作人员来了。
于是,
他诚恳的说出自己的困扰……
那两个工作人员,
听他把困难和要求说了之后,
他们深表同情。
其中有个女工作人员说:
有几处房源,
你要不要先去看看?
他马上答应了。

于是第二天上午。
他请了半天假。
他骑着自行车,
到那三个房源去看了一下。

第一个房源:
是老房子。
没有煤卫。
他没有看中。

第二个房源:
是老公房的底楼,
光线较暗。
他也没有看中。

第三个房源:
在浦东。
他想了一想,
要摆渡过江,
太不方便了。
虽然,
他已经到了南码头摆渡口。
最后,
他还是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晚上。
在床上,
他和妻子又商量了起来。
要不要送什么东西?
要不要请客?
没有什么别的用意……
他们只是为了表示感谢而已。

第二天在报社,
他想了又想,
觉得这置换房屋的事情,
千万不能错过。
于是他拿起电话。
他给动迁组的马师傅打了一个电话。
马师傅外出了。
来接电话的是卫小姐。
昨天,
正是她挺热心的介绍他去看房源的。

太好了。
于是他请她和马师傅晚上吃饭。
谁知道她一口拒绝了。
她的意思,
他明白了。
他们动迁组有严格的规章制度。
他想想也对,
自己在报社不也要严格遵守纪律吗?

卫小姐很热心,
当她知道他那三处房源没看中,
于是劝他别着急。
他说,
事情没有落实,
他总是很牵挂。
他正在赶一篇稿子,
然而思考老是不集中……
他很担心,
他完不成领导交办的任务怎么办?

卫小姐听了他的苦衷,
深表同情。
她沉思片刻后……
她问他要他的办公室电话号码,
他马上告诉了她。
她说:
下午一上班,
她会打电话给他。
好的。
他答应了。
然后,
他放下电话。
他坐在办公桌旁的沙发上,
他又开始了胡思乱想……
他脑子里一会儿充满了希望,
一会儿又感到会不会,
好事多磨呢?

总之,
他坐也不是,
站也不是,
最后,
他到报社的小花园里去散步了。

他暗暗祝福自己:
他三十五岁了,
他今年应该交好运!
一想到他该交好运了,
于是他又匆匆回到办公室。
也许,
他心里踏实了……
也许,
这几天没有好好睡过觉……
不一会儿,
他竟然半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你别说。
古语:
五年一小运,
十年一大运。
他也不知道是从哪本书里看来的。
有时候,
他冷静的思思想想自己的人生,
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呢?

他十岁以前。
他小时候,
他曾经独自走出家门口的那条弄堂。
他太小了。
他一个人七走八走,
不知道拐了几个弯……
他突然来到了一条比弄堂大的马路上。
那个时候,
他並不知道,
这条路叫海朝路。
他站在马路旁,
朝南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
他又朝北方向看了一眼。

在朝北的陆家浜路上,
对着南面的海潮路,
有一座海潮寺。
于是他朝海潮寺走去。
他小心翼翼地过了马路,
他来到了海潮寺门口。
他站在门口朝寺内張望,
好大的一片空地。
最北面的寺庙门口,
有几个解放军战士在凉晒衣服……
不知道为什么,
他有点害怕了……

这有什么好怕的呢?
噢,
原来是有一个战士朝门口走来。
是不是来关大门的?
也许是来关大门的?
莫非,
这解放军军营是保密的?
莫非,
他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秘密?
他好害怕,
会不会来抓他?
他迅速地扭头就跑……

他跑到海潮路,
他一直顺着马路走下去……
他觉得自己走了好长时间,
真的觉得好长好长的时间……
他来到了海朝路和国货路的交接处,
他不敢再穿过国货路了。
他真聪明。
幸亏他马上又转身往回走……

就这样,
他竟然来来回回,
从这头走到那头……
至少走了三次……
这太可怕了!

幸亏他很聪明,
他恍恍惚惚记得走到海潮路口,
那弄堂口,
有一家老火灶铺,
外面是打开水的,
里面是浴室,
父亲曾经带他来洗过澡。
他终于找到了。
他顺着弯弯曲曲的小路……
他终于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家。

这是一段非常难忘的童年记忆,
从此以后他知道了离开家的可怕……
这件事情,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但是,
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虽然是个小孩子,
但他已经感到家太重要了!
家对一个人是多么的重要啊!
他真的有点后怕了,
万一迷失方向找不到家,
那会意味着什么?

他二十岁以前。
他中学毕业了。
文革运动,
仍在继续。
他被知青的北上了!
他被担当的踏上了军垦之旅。

那是折成一角的边地。
那是有名的北大荒。

在边地,
他曾经担任过连队的小加工厂班长。
他和班里的同志们,
努力工作着……
就在团部大加工厂停工检修期间,
他们的小加工厂三班倒,
人休机不停的,
保证了东块几个连队的面粉供应时……
接着,
又受到了团部有关部门的表扬之后……

有一天,
因为小小的一颗螺丝帽,
不知道是谁有意?
还是谁无意中,
将混在小麦中的螺丝帽,
一起倒进了磨面粉的机器中,
于是,
引起了钢辊轴的损害……
于是乎,
于是竟然有人大做文章,
掀起了轩然大波……

什么阶级斗争的反映?
什么破坏生产?
接着连队连续召开了几次大批判……

他有点不理解,
谁会这么干呢?
如果真有这个人,
他又图什么呢?

他有自己的看法。
他没有人云亦云!
那怕不当这个班长,
他也不会指鹿为马!
不知道为什么?
这事不了了之了。

但是,
他却被无辜免去了班长职务!

那天,
大雪纷飞……
那天傍晚,
他一个人来到白茫茫的山坡,
他望着远方……
他内心深处十分迷茫……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不公正的解职……

是那么的冤屈?
是那么的无可奈何?
更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以后怎么办?
他也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也许……
这是他走上社会的第一次挫折?
他会有什么反省的吗?
也许,
这是他走上社会的第一次被误解?
他会有什么要反思的吗?

他三十岁以前。
他1976年病退返沪了。
可是在病退之前,
有一件事,
让暗暗惊喜……

那是1972年一一
1974年之间的一件事。
他在上海治病疗养。
有一次在一个同学家聊天,
那个同学有一个朋友来玩。
据介绍,
这个朋友会看手相,
给不认识的人看一次,
收费100元一一150元。
在那个年代,
这收费可算挺高的了。
他想:
如果没有点真本事,
他敢收费吗?

他的同学硬要那个朋友,
免费为他看手相。

一开始,
他真的有点不相信。
虽然,
他又有点难以拒绝……
尽管,
他在犹豫不决……
再后来……
他终于在那个同学,
再三再四的说了以后,
于是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
他伸出了他的右手……

这只手的手相真好。
那个看相的朋友一边看,
一边说:
又白又干净。
啊哟不得了,
这手背上的这根筋长得好,
毕直毕直的,
还挺突出……

恭喜恭喜啊!
你会回上海的。
他暗暗高兴,
不露声色的问:
这是为什么呢?
你瞧瞧,
你这根筋毕直毕直的,
你家的贵人親戚会帮你回上海的!
是吗?
是真的吗?

要不要打赌?
敢不敢打赌?
那个看相的朋友这么说。

都是朋友。
我相信你。

一语中的。
一语道破天机……

后来,
1974年他在边地收到家信,
他这才知道,
他在市委组织部工作的小舅舅,
告诉他,
有新政策了,
他可以搞病退回上海……
于是,
母亲来信嘱咐他,
你可以先回上海到医院就诊出证明……
原来,
他的大舅姆在华山医院工作。
他欣喜万分。
他惊喜若狂。

也许,
你又乱怀疑他了。
你以为他是无病呻吟吗?
不!
他是真有病。
他是真的有病。
他经常胃痛,
也许他是生什么闷气……
他因此生病了。

1970年9月一一1971年3月,
他到兵团师部医院就诊,
因胃出血住院治疗有半年之久。
他愿以为要开刀动手术?
后来主治医生劝他三分治,
七分养……
他的病有好转了。
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
说老实话,
谁愿意有病呢?

1976年,
他病退回上海了。
说心里话,
他真的很感激这位看相的朋友。
但是令他惊讶的是,
有一次他的同学告诉他:
这个看相的朋友在一次看相中,
被抓了。
是什么诈骗罪?
后来被判了三年。

他感到很可惜!
你想说什么?
你不要胡思乱想好勿?
也许他没有算过自己的手相?
也许有人在下套?
也许他得罪了什么人?

那个年代,
毕竟文革仍在运动中……
毕竟文革仍在反击右倾翻案风中……

他是幸运的。
他回到上海后,
新的工作在召唤着他……
他回到上海后,
那新的生活扬起了希望的风帆……



真没想到。
刚才,
他一梦醒来。
他的春运,
他那春天的好运气,
竟然已经降临了。

下午一点。
来电话了。
那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
把他的午休一梦惊醒了……
报社的作息时间,
冬春秋下午一点半上班,
夏季下午二点上班。
于是报社同仁,
大多数人养成了午休的习惯。

有人会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闭目养神……
有人会到会议休息室的沙发上,
小睡一会儿……
也有的人,
会睡着后进入梦乡……

今天。
他也睡着了。
于是,
他就做了一个十岁前,
二十岁前,
三十岁前的梦……

生活就是这样。
做梦的人是幸福的。
也许,
会做梦的人,
他的幸运指数就更多一些吧!

他拿起电话。
这个电话是卫小姐打来的。

你说什么?
真的这么巧吗?
噢……
太高兴了。
噢……
太谢谢你了。

好的。
嗯……
好的。
你看,
这样好不好?
嗯……
这样吧。
听了你的介绍,
我基本上可以定下来,
这个房源我要的。

好的。
我明天上午来拿房门钥匙。
我只要看中了。
我下午就可以签置换协议合同。
再一次的谢谢你!

真的没有想到。
这样好的心想事成之运……
竟然踏破铁鞋无觅处,
得来全不费功夫。
卫小姐在电话里告诉他……

原来,
就在他们的这个动迁弄堂里,
有一户人家在保屯路新公房,
有一间13.5平方米的房子,
煤卫是两户人家合用的,
不太方便。
乘这次动迁机会,
他们想把那一间置换了……

如果成功的话?
这样一来,
他们回搬的新房子就是一套大房子了。
这样的话,
女儿一家人,
也就和母亲住在一起了。
他们上老下小,
互相照顾就方便多了。

这样的房屋置换?
只要两相情愿,
多好啊!

这样的运气,
真的还不太好找。
也许,
这就是一个人的好运!
来到了,
是你的就是你的。

第二天。
他去看了看那间房子。
虽然卫生间、
煤气灶间,
两户合用,
不尽人意。
但是,
这儿毕竟是新公房,
有抽水马桶,
还有煤气,
以后再也不用烧煤饼炉子了。

再说,
与老房子处在一条马路上,
也就一站半的距离,
搬个家,
也是挺方便的。

他想想……
他想了又想……
他挺滿意的。
他自己说服自己,
人心啊……
人心啊……
你可要知足啊!



他当机立断。
他跑到新村的电话间,
他打电话到妻子的街道工厂,
他告诉妻,
这间房子朝南,
阳光明亮,
过道风大,
夏天挺风凉的……
他决定下午去签置换合同。
妻子笑声不断的答应了。

她一直想住在有煤卫的新公房……
那么她就不用再倒马桶了,
也不用再烧煤饼炉子了……

她更为三岁半的女儿高兴,
这栋五层楼的新公房,
它面对的朝北方向,
隔着马路,
就是市南区的一座蓬莱公园……
以后只要有空,
她就可以带女儿,
去公园里的儿童乐园去玩了……

一切事宜,
进展顺利。
等到他们将这间房子,
粉刷一新。
他们开始搬家了。

很简单:
一套家具、
三十六只脚。
一个写字台、
两个书架,
一个长沙发、
一个彩电……

还有床上被子衣服等东西……
还有一个厨房柜子……
还有锅碗瓢盆等东西……
还有一百多本经典书籍……
还有报刊杂志等东西……

他们只用了二天时间,
就把家搬好了。
也许,
你会不相信,
他们搬家的交通工具,
竟然是一辆脚踏黄鱼车……
随行的搬运工,
只是三个朋友而已!



当然了。
这动迁后的命运……
有幸运的……
也有遗憾的……
更有不幸运的……

一晃。
十年过去了。
那是1995年上半年,
他的父亲得了肝癌,
是晚期。

有一天。
他到浦东南码头三里桥那儿的,
临时动迁房住地去看父亲。
父亲躺在床上,
向儿子提出了一个希望:
他希望住进医院治疗。

原来,
他的父亲去就诊,
医院已经不收他住院治疗了……
他感到又伤心,
又难过……
他含着泪水,
一口答应了。

在他的记忆里,
这应该是父亲对儿子的,
唯一的一次托人帮忙要求……
对父亲这唯一的一次希望……
他怎么能不尽儿子的孝心呢……

(现在他老了,
他也有点明白了。
做父亲的,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
是决不会要求小辈做这做那的。
这好像也是父亲的责任吧。
这好像也是为了避免什么不测吧。)

他握住父亲的手说,
爸爸,
你放心,
我会想办法的……
他猜测:
父亲老人家,
是不愿意死在这临时过渡房啊……

十年了!
这过渡房的条件,
也太差了。

夏天热死了。
冬天冷死了。
他母亲62岁,
因脑溢血仙逝。
此后,
他父親一个人独居。

现在,
父亲已经八十一岁了。
他一个人独住过渡房,
也的确是挺不方便的。

可是……
他真的不理解……
父亲……
他为什么?
为什么……
他又不愿意和子女住在一起呢?
这是为什么呢?

(现在他已经六十九岁了。
他也渐渐明白了……
老人家是不愿意麻烦小辈们啊!
这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第二天。
他一上班……
他就到主任室找领导。
主任很器重这位以副代正的科长。
他调离报社后,
他在这个区政府的职能部门工作,
也有五年了。
这里需要笔杆子,
所以他就来了。

噢……
你别难过……
你等一下……
我马上给市二医院打电话……

你放心……
你拿着我写的这张条子,
去找魏副院长……
他会帮你解决的。

当天下午。
父亲住进了市二医院……
三天后,
住院部主治医生告诉他:
你们儿女要早作后事准备……
病人最多活三个月。

他来到父亲病床边,
他强忍着泪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
父亲握着他的手,
喃喃自语道:
我已经看不到新房间了……
你是有孝心的。
还是你做事可靠啊!

他什么都不想说……
他害怕,
他一说话,
也许泪水就会泉涌出来……



二个月后,
父亲去世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
父亲竟然与新公房无缘……

最难忘的是,
父亲死前最后的几句话,
让他觉得父亲的爱,
也是很伟大的……
那父爱是山一般的高……

父亲告诉他:
我走了!
也带走了我的遗产……
那遗产便是那上下三层砖木结构的住房啊!
它是我一辈子的积蓄和心血啊……
原以为这份遗产,
会一代一代传下去……
很可惜,
它动迁后被拆除了……

这一万元,
是私房地契的䃼偿款,
你们兄弟姐妹几个分了吧……
这是私房地契补偿款的收据……
你留着做一个纪念吧!

啊……
这是多么……
这是多么沉重的一份被动迁的遗产啊……

解放前,
父亲是一个小裁缝……
凭着自己的手艺,
他才有了点积蓄……

解放后,
父亲进了第五针织厂当工人……
后来,
父亲又介绍母亲进了这家厂……
他们一直干到退休。

也许,
父亲是有经济头脑的……
现在,
他才明白过来……
原来,
在父亲的心里,
他也有着以房为贵……
以房谋生……
以房养人的社会经验啊……

原来……
原来……
这就是父亲的遗产之愿……

原来……
原来……
这就是父亲的遗产之思……

原来……
原来……
这就是那老房子的什么意义啊!

你说是不是呀……
那住了三十五年的老房子,
太有魅力了!

你说是不是呀……
那老房子,
有着多少值得回味的生活之韵之思啊……
你觉得呢……

可不是嘛,
他就是这么想的,
在这三十五年里,
住在这个弄堂里,
大人和小孩,
该有着多少难忘的经历啊……

在这个弄堂里,
同样砖木结构的这个老房子,
前后三排,
座北朝南,
一共有三幢:

11号一一15号是一幢,
16号一一20号是一幢,
21号一一25号是一幢。
每幢老房子,
分上下三层,
是十五个投资人共同集资,
正好在解放初期造好的。

正是这个缘故……
所以这十五户房主人的孩子,
就成了可以乱穿十五家底楼的通行者,
他们的童年,
是无忧无虑的……
是快乐向上的……

由此,
他想起来了……
他经常会在三层楼的屋子里,
站在东窗前,
看那直线二千米的黄浦江……
因为朝那个方向,
都是平房……
他还经常看到轮船在江上慢慢驶过的风景……
他还经常看到弄堂里小孩奔跑玩耍的风景……

你别说,
他是很留恋老房子的人和事……
你别说,
他现在有点儿明白父亲的遗产之说了……

什么是遗产?
难道仅仅指的是财产吗?

你能猜一猜吗?
你能猜得到吗?
你的意思是:
莫非还有思想遗产……
莫非还有人文景观遗产……
莫非还有最重要的公民权利和义务的遗产……
莫非还有……
等等,
等等……

你猜对了吗?
你应该猜得到的!

你说啥?
你让我猜?

我觉得:
那会不会是这一条:
所有的遗产继承,
最宝贵的是:
是私有财产权的合法权益等……

这是平等的公民意识中最基本的……
也是最神圣的……
你觉得呢……

2019年2月22日一一4月22日。
修改定稿。上海。老公房。
作者简介: 戴長鑫   上海
小说作品见于《解放日报》、《小说林》、《希望》、
《小说界》等,
诗体小说见于网络,网号《秋色文学》。
约会老朋友,结交新朋友。天下知青是一家;相互分享知青晚年丰富多彩的幸福生活!健康快乐每一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小黑屋|山人家园 ( 京ICP备19017626号-1 )

GMT+8, 2020-9-29 21:40 , Processed in 0.055009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20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